壮阔的事业  华丽的诗篇

——第九、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国务院参事任玉岭倾情回顾国家科技发展历程(三)


  【任玉岭简介】




  任玉岭,河南遂平县人,1938年10月出生。1960年于南开大学以优异成绩获准提前毕业(五年制本科)并留校任教。1962年进入天津市工业微生物研究所,从事工业技术科学研究工作,曾负责担当国家科技攻关项目,并出任天津工业细菌攻坚小组总指挥。1972年调入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任副研究员。1979年至1980年在中科院研究生院学习。1982年调入国家科委新技术局,参与筹建中国生物工程中心及中国星火总公司,并创办中国味精技术公司,分别担任处长,总工程师、董事长。1989年任广西北海市副市长。1992年赴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培训。1993年任全国政协委员。1998年担当第九届全国政协常委。2002年任国务院参事。2003年任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2007年续任国务院参事。2010年任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2012年再次续任国务院参事。在担任全国政协常委、国务院参事期间,他提出的建言之多、影响之大,被媒体称之为“任玉岭现象”。


  任玉岭被13所大学聘为教授,被42家杂志社聘为顾问、主编、编委。同时还曾兼任上市公司的监事长和独立董事,及中国产学研促进会副会长、中国民营经济促进会会长、中国国际公共关系联合会名誉主席、中华海峡两岸书画艺术家协会主席等。


  时间:2018年8月4日

  地点:航天神舟艺术中心录播室

  专访对象:任玉岭

  访问人:《中国新技术新产品》杂志社


  访谈人:您是国家“星火计划”的重要参与者之一。我们请您谈谈您当时的相关情况。


  任玉岭:你提的这个问题也正是我想要讲的。关于“星火计划”的起由,很多人并不很清楚。因为这是个新的机构,当时我们很多从事“星火计划”的同志并不是在一开始就介入的,所以对于“星火计划”是怎么来的,当时参与的许多同志也不清楚这个来龙去脉。


  知不知道“星火计划”一开始并不叫“星火计划”?一开始叫做“实用技术推广计划”。这事儿得从我们的“星火司令”杨浚同志说起。当时在国家科委挑起“星火计划”大旗的第一人是科委副主任杨浚同志。他在最初提出的时候,就把这个叫做“实用技术推广计划”。


  当时我还在生物中心兼任酶和发酵工程处和咨询与推广处这两个处的处长。一天,我们当时生物工程中心的主任和我谈,说杨浚同志正好要到广东出差,让我跟着杨浚同志作随行秘书。当时和领导出差不像现在带很多人,一般只带一个秘书出差。杨浚就带着我作为随行秘书去了广东。到广东后,我们考察中发现珠江三角洲在当时已经引进了一些国外的新技术,包括玩具、易拉罐这些。这在当时可都是新鲜事物啊!我跟着杨浚同志就一个一个去实地考察。当时地方上都很支持这些新技术的发展,我们也考察了很多企业。因为我在生物中心同时兼任着咨询与推广处处长,所以考察过程中杨浚同志就问我:这些技术能不能推广?我说这些可以推广。因为在此之前我在国外考察过很多国家,我觉得这些技术在中国都是没有的,我们应该在全国推广。


  后来我们又到广西进行考察。在去广西之前,杨浚同志就和我说,我们回去要做一个“实用技术推广计划”。就这样,杨浚同志回到北京之后就提出了“实用技术推广计划”。当时有人提出应该将这个名字改为“星火燎原计划”,意喻它就像星星之火一样,可以燎原。宋健同志认为很好,于是就拍板决定实施的这个计划就定名为“星火计划”。这个背景是这么来的。 


  “星火计划”是从1985年下半年开始启动。当时“星火计划”启动后,有六个方面的内容是由生物中心承担的。第一是传统生物技术的推广,第二是我国酒类技术的推广,第三是保健品的推广,第四是荣军技术的推广,第五是饮料技术的推广,第六是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的推广。这六个领域都由我负责的咨询与推广处来负责和组织项目。所以每年我们都选择了很多项目列入“星火计划”。


  国家科委为此成立了中国星火总公司。任务就是专门负责管理“星火计划”。这个时候我调任为副局级的“星火计划”总工程师,主要分管项目计划和国际合作。我们当时还有一个机构办公室,基本上也是我在负责管理。在那个时候,由于提倡军民结合,所以很多军工项目也都是“星火计划”负责,可见当时“星火计划”的规模有多大。


  我记得“星火计划”所集中管理的项目当时有12000多项。作为“星火计划”的总工程师,我的繁忙程度却是可想而知,口袋里经常装着3、4张机票!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你得去全国各地跑啊。有的是参加会议,有的要去考察,有的要去解决问题。当然这在当时,对我们所有同志们来说都是常态。就是这么一个状况,一个人恨不得当成两个人甚至三个人来用!没办法,你就得连轴转。


  1988年,国家科委启动了“火炬计划”筹备工作。我在参加了“火炬计划”的一些前期筹备工作后,于1989年作为国家科委下派干部,离开北京,调到广西北海市任副市长。


  可以说“星火计划”为国家总体经济的发展做了大量工作。后来因为有了“863计划”,有了“火炬计划”,还有其他的一些计划,“星火计划”相对来讲就偏重于农业了。但是在最初不是这个样子的,是综合性的。我们应该肯定它的价值。


摄制:北京神舟航天文化创意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编辑制作:《中国新技术新产品》杂志社

特别赞助:广东新媒体产业园

摄像:芦旋

设计美编:孙昕彤

文字整理:郝世琦  赵九州  周怡


上一篇:中国生产力促进中心协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在京举行 中国生产力促进中心协会第五届理事会第一次会议同时召
下一篇:特别报道之七 | 隆重纪念改革开放40年 国家科技领导人讲述国家科技决策过程